发狗粮从小做起系列——真人秀(九)

千手阿颜:

 


有些关于大人的剧情补充都在  @横&H·宇智波 写的论坛体里面,请点击tag食用


之前的分配就是我写团子,他8大人......请大家踊跃催更


有一段报菜名请大家跳过……土下座


……


……


……


 


【真人秀:神父与见习恶魔特辑——特邀嘉宾】


 


13.


天色逐渐阴暗下来,扉间和泉奈带着四个宝宝们在客厅认交通警示图片。


佐助宝宝突然凑到鸣人宝宝面前盯了半天,鸣人不明所以,愣在那里等了许久,结果佐助却坐了回去。


“什么嘛!你不是要凑过来亲我吗我说!”鸣人宝宝不乐意了。


佐助宝宝上手就掐他,嫌弃道:“谁要亲你啊,每次都是你先亲我啊!我只是觉得你的眼睛特别蓝,很好看。”


“那当然!我的眼睛超好看哒!”鸣人得意地扭动起来。


扉间也凑过去认真端详鸣人的眼睛,下了结论:“除了瞳孔颜色,完全就是他妈妈的模样。”


泉奈冲他翻了个白眼,一边给带土把嘴边的糖渣擦干净一边吐槽:“眼睛一般都像妈妈啊,我和哥哥就是比较像我妈的。”


节目组立刻把孩子们和妈妈们的眼部对比图挂出来,还配上了惊叹声的BGM


【佐助、小鼬、美琴的眼部拼图】


【鸣人、玖辛奈的眼部拼图】


【带土、斑的眼部拼图】


然后节目组调皮的改了BGM,还加了一串问好


【柱间、扉间的眼部拼图】


【卡卡西、泉奈的眼部拼图】


 


白团子吸吸鼻子,差点悲伤地掉眼泪,他奶声奶气的问:“为什么只有我和麻麻不像?”


泉奈眼珠一转,立刻倒在沙发上做西子捧心状,开始胡说八道:“因为有你的时候麻麻没吃饱,把你眼睛饿小了,呜呜呜。”


 


扉间冷漠一笑,机械张口:“所以你就吃了有蒸羊羔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卤猪、卤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、什锦苏盘、熏鸡白肚儿、清蒸八宝猪、江米酿鸭子、罐儿野鸡、罐儿鹌鹑、卤什件儿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菜蟒、银鱼、清蒸哈什蚂、烩鸭丝、烩鸭腰、烩鸭条、清拌鸭丝、黄心管儿、焖白鳝、焖黄鳝、豆豉鲇鱼、锅烧鲤鱼、烀烂甲鱼、抓炒鲤鱼、抓炒对儿虾、软炸里脊、软炸鸡、什锦套肠儿、卤煮寒鸦儿、麻酥油卷儿、熘鲜蘑、熘鱼脯、熘鱼肚、熘鱼片儿、醋熘肉片儿、烩三鲜、烩白蘑、烩鸽子蛋、炒银丝、烩鳗鱼、炒白虾、炝青蛤、炒面鱼、炒竹笋、芙蓉燕菜、炒虾仁儿、烩虾仁儿、烩腰花儿、烩海参、炒蹄筋儿、锅烧海参、锅烧白菜、炸木耳、炒肝尖儿、桂花翅子、清蒸翅子、炸飞禽。炸汁儿、炸排骨、清蒸江瑶柱、糖熘芡仁米、拌鸡丝、拌肚丝、什锦豆腐、什锦丁儿、糟鸭、糟熘鱼片儿、熘蟹肉、炒蟹肉、烩蟹肉、清拌蟹肉、蒸南瓜、酿倭瓜、炒丝瓜、酿冬瓜.烟鸭掌儿、焖鸭掌儿、焖笋、炝茭白、茄子晒炉肉、鸭羹、蟹肉羹、鸡血汤、三鲜木樨汤、红丸子、白丸子、南煎丸子、四喜丸子、三鲜丸子、氽丸子、鲜虾丸子、鱼脯丸子、饹炸丸子、豆腐丸子、樱桃肉、马牙肉、米粉肉、一品肉、栗子肉、坛子肉、红焖肉、黄焖肉、酱豆腐肉、晒炉肉、炖肉、黏糊肉、烀肉、扣肉、松肉、罐儿肉、烧肉、大肉、烤肉、白肉、红肘子、白肘子、熏肘子、水晶肘子、蜜蜡肘子、锅烧肘子、扒肘条、炖羊肉、酱羊肉、烧羊肉、烤羊肉、清羔羊肉、五香羊肉、氽三样儿、爆三样儿、炸卷果儿、烩散丹、烩酸燕儿、烩银丝、烩白杂碎、氽节子、烩节子、炸绣球、三鲜鱼翅、栗子鸡、氽鲤鱼、酱汁鲫鱼、活钻鲤鱼、板鸭、筒子鸡、烩脐肚、烩南荠、爆肚仁儿、盐水肘花儿、锅烧猪蹄儿、拌稂子、炖吊子、烧肝尖儿、烧肥肠儿、烧心、烧肺、烧紫盖儿、烧连帖、烧宝盖儿、油炸肺、酱瓜丝儿、山鸡丁儿、拌海蜇、龙须菜、炝冬笋、玉兰片、烧鸳鸯、烧鱼头、烧槟子、烧百合、炸豆腐、炸面筋、炸软巾、糖熘饹儿、拔丝山药、糖焖莲子、酿山药、杏仁儿酪、小炒螃蟹、氽大甲、炒荤素儿、什锦葛仙米、鳎目鱼、八代鱼、海鲫鱼、黄花鱼、鲥鱼、带鱼、扒海参、扒燕窝、扒鸡腿儿、扒鸡块儿、扒肉、扒面筋、扒三样儿、油泼肉、酱泼肉、炒虾黄、熘蟹黄、炒子蟹、炸子蟹、佛手海参、炸烹儿、炒芡子米、奶汤、翅子汤、三丝汤、熏斑鸠、卤斑鸠、海白米、烩腰丁儿、火烧茨菰、炸鹿尾儿、焖鱼头、拌皮渣儿、氽肥肠儿、炸紫盖儿、鸡丝豆苗、十二台菜、汤羊、鹿肉、驼峰、鹿大哈、插根儿、炸花件儿,清拌粉皮儿、炝莴笋、烹芽韭、木樨菜、烹丁香、烹大肉、烹白肉、麻辣野鸡、烩酸蕾、熘脊髓、咸肉丝儿、白肉丝儿、荸荠一品锅、素炝春不老、清焖莲子、酸黄菜、烧萝卜、脂油雪花儿菜、烩银耳、炒银枝儿、八宝榛子酱、黄鱼锅子、白菜锅子、什锦锅子、汤圆锅子、菊花锅子、杂烩锅子、煮饽饽锅子、肉丁辣酱、炒肉丝、炒肉片儿、烩酸菜、烩白菜、烩豌豆、焖扁豆、氽毛豆、炒豇豆,外加腌苤蓝丝儿。”


 


一开始字幕组还跟着滚动字幕,到后面明显滚动速度都跟不上扉间的吐字速度了。


 


【弹幕】


“这肺活量为什么不去参加奥运会!为什么!”


“楼上错了吧,这种级别的贯口必须要参加木叶喜剧人大赛啊!”


“哈哈哈还以为泉奈会说什么!这理由我也是万万没想到啊,斑爷能让你饿到吗?泉奈小天使请摸摸你的良心”


“其实白团子眼睛和瞳仁都挺大的,就是总喜欢死鱼眼啊……希望他不要长大变的越来越小……”


“我真的很好奇柱帝和扉间为什么是亲兄弟,这俩除了身材身高有哪里相似吗???”


 


白团子好不容易被哄好了,他又开始纠结,小爪子一会儿摸摸自己嘴角一会儿摸摸泉奈嘴角,肉眼可见的消沉下去。


“我有痣,麻麻没有……”


扉间赶在泉奈满嘴跑火车之前抢答:“谁说他没有!屁股上就有!”


泉奈额角流下一滴汗,面对好奇着想扒自己裤子的宝宝们欲哭无泪,不停叫道:“他真是胡说的!没有!别信!鸣人松手!!”


扉间抱臂围观狼狈的发小,哼笑道:“卡卡西跟你还是很像的,比如摊死鱼的时候。”


 


14.


按照节目组的流程,接下来是晚饭制作。


扉间看着泉奈,泉奈看着扉间,两个人对视良久,然后一齐看向镜头。


导演被他们盯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默默掏出手机给影帝打电话求助。


“并没有人会做饭,”泉奈望天,“我都是吃外卖。”


“我一般是食堂。”扉间望地。


神通广大的影帝愣是在拍摄现场借了个土灶给这群大爷们做饭,做好的食物挨个用保温盒装好,让助理迅速开车送回市区。


字幕组凄凄惨惨地打上一行【心疼影帝】


菜品丰富,整整堆满了一桌子,看上去够都十个人吃的了。


 


【弹幕】


“看体格我觉得扉间搞不好比泉奈还能吃啊,还记得中午那个大蛋糕吗?乘以2.5差不多就是现在的菜量了。”


“哈哈哈哈心疼死斑爷啦!为什么最后还是给他们做了啊!人妻斑果然萌炸天!”


“所以这家好妈妈只有一个,那就是影帝大人。”


“18岁的我也不会做饭(望天)”


 


 


于是大家就看到扉间十分秀气的吃掉了自己面前的一碗饭,其饭量约等于同年龄的妹子;而旁边的泉奈缓慢地裂开血盆大口,风卷残云一样开始扫荡整个餐桌。


和泉奈长得最像的佐助却在饭桌上同对方意外不对付。这一大一小同为大胃王+同模脸+兄控,下筷子却毫不留情。


佐助辅助筷用的不够好,到后来甚至直接上手抢排骨。泉奈一丁点没有礼让幼童的意思,在吃货面前,只要拿起筷子的,都要认真当做对手看待。


于是带土趁乱夹了一块炸丸子丢进卡卡西的碗里,并得到白团子的亲亲一个。


 


白团子指着扉间的嘴角,不快道:“酱汁!擦嘴!”


扉间举起油乎乎的双手,对处女座团子示意自己没法擦。泉奈看着白团子快炸的模样赶紧放下手里的炸排骨,凑过去伸出舌头把扉间唇角的酱汁舔了个干净。


泉奈吧唧吧唧嘴:“唔,这是糖醋鱼的汁。”


扉间愣愣地看着他,脸由白变粉,由粉变红,眼看着就要跟佐助碗里的小番茄一个颜色了。他猛地把头埋进手臂里,不管泉奈怎么捅都硬是不抬头。


“哎呦喂!害羞啦!”泉奈贱笑。


“哎呦喂!害羞啦!”白团子嘿嘿笑。


“哟哈哈!害羞啦!”带土跟着起哄。


“嘿嘿嘿,拍下来发朋友圈!”导演的嗓门特别大。


被群嘲的扉间蹭一下站起来,恼羞成怒地冲着镜头丢了快抹布。


 


【弹幕】


“佐助VS泉奈,这是吃货之间的神圣决斗!这俩才是亲生的吧!”


“喂喂喂,说好的高冷学霸少年人设呢?扉间这个处男一样的反应什么鬼啊!”


“有点担忧白团子的强迫症啊,随着真人秀的播出,这孩子越来越严重了啊!”


“哈哈哈高壮糙汉扉间是小鸟胃,纤细美少年泉奈是黑洞胃吗?还好带土和卡卡西的胃都很正常,只需要担心长大的佐助就够了哈哈哈”


“还是鸣人最乖,只要给碗拉面他就心无旁骛了www”


 


15.


节目即将走到尾声,制作组专门安排两位嘉宾做了个采访。


泉奈和扉间在地摊上铺了一堆儿童益智玩具让宝宝们玩,示意导演快点开始采访。


 


导演:“泉奈觉得今天自己的表现怎么样呢?”


泉奈:“我觉得自己帅呆了,今天收视率一定爆棚。”


扉间:“我觉得你的脸大到摄像头已经容不下了。”


 


导演:“扉间是下午才来的,有没有觉得带孩子是件很累的事情。”


扉间:“确实很累,平时我们在写作业的时候辛苦你们了。不过经过今天后,我特别有自信能带好卡卡西和带土,毕竟这又不是多艰难的事儿。”


泉奈:“嘿,要点脸行吗,这可是要上电视的,这么吹自己不怕牛皮破了?”


 


采访的走向越来越偏,扉间和泉奈之间的杀气也越来越重,两个人一边踩对方一边标榜自己,说着说着就怼了起来。


还没等导演劝架,两个人就滚在一起,互相殴打起来。


 


玩乐高的鸣人和佐助吓了一跳,急忙问小伙伴:“要不要报警啊!”


带土十分冷静地把弄九连环,淡淡道:“习惯就好了,他们每天都要打好几次,只要不骨折就不用报警。”


卡卡西放下手中的拼图,吐槽道:“你跟佐助平时不也是这么打架吗?少见多怪!”


白团子小下巴一抬,冲他们鄙视的哼唧一声。


 


鸣人思索片刻,挠了挠金毛,扭过去问佐助:“所以咱们以后也会生个白团子吗?”


佐助想了想,嘲笑他:“怎么可能啊笨蛋,当然是生个黑发团子了啊!”


鸣人瞪圆了眼睛,不开心:“为什么啊,金发不行吗我说!”


“当然是黑发,因为我比你厉害的多!”佐助拍拍小胸脯,得意道。


两个团子一言不合,你推我搡,很快打成一团。


 


当疲惫的影帝大人不放心的赶回家,一开门就看到大的一对儿互相撕逼,小的一对儿连踢带踹,他身后的长发看起来炸的更厉害了,仿佛有种漆黑阴沉的气场蔓延开来。


卡卡西拽着带土躲到了桌子下面,哆哆嗦嗦地挤在一起。


 


“我、回、来、了!”


伴随着大魔王一字一顿的宣言和意味不明的惊恐尖叫,画面归于黑暗。


 


 


【真人秀:神父与见习恶魔特辑——完】


 


 


END.

评论
热度(617)

© Eros | Powered by LOFTER